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州楼市 > 楼市资讯 > 正文

"城中村"征地困境调查 冲突多发待修法破题

2010/3/31 12:55:25 来源:北京房产 编辑:佚名 阅读:5485次  字体:

1月24日,郑州一处城中村的居民住所正在被拆迁。沙浪摄

河北南宫市北街十队社员为了不让土地被征用,在田里放置了棺材,以示决心。

尘土飞扬的河北南宫市普彤街边,一口红漆棺材摆在田间地头。当地政府对北街十队的土地开发遇到阻力。

北街十队的社员不愿将这块他们正在耕种的土地交给开发商,据他们所知,开发商将以每亩20万左右的价格拿地,而他们每亩地所获得的补偿为1500斤小麦的折合现金,补偿期40年。社员张建林开始在田里搭棚守地,还放上了棺材,他表示“不管谁死了都往里面装。”

随着中国社会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对城郊集体土地的开发犹如离弦之箭,势如破竹。而在这类开发中,又常能看到暴力、冲突,以及带有拼死决心的抵抗。

成都的唐福珍于1995年被邀请到金华村的集体土地上建房设厂,14年后,城市出台新规划,土地征为国有厂房需被拆迁。唐福珍为保护财产,点燃燃烧瓶,自焚于火中。上海的潘蓉、北京的席新柱也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以燃烧瓶来保卫自己的农村住房免被拆迁,最终以失败告终。

城中村改造也在一些地方酿发了群体性事件。

河南郑州300多商户在2008年走上街头围堵交通,抗议他们的商铺被拆且无补偿。商户所属的天福建材市场租用的也是集体用地,期限是25年,被拆时只租用了5年,拆除理由是城中村改造。

相类似的事件还于2009年11月27日,发生在贵阳街头。

去年12月7日,北大法学院副院长沈岿和其他4名学者联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城市拆迁条例”违宪进行审查。随后沈岿收到大量拆迁户的求助信,其中不少拆迁是因城中村改造而起。

信件多到无法让沈岿一一回复。面对拆迁户对他所寄予的希望,沈岿感到无奈。他理解拆迁户心中的不平,他明白现在的《土地管理法》需要做一些改变。

沈岿说,因为新的征收与拆迁条例只针对城市的国有土地,不涵盖纠纷重重的农村集体土地;而《土地管理法》已不适用于农村集体土地的征收现状。

“这一点必须改变,未来的制度设计必将涉及农村的集体土地。”沈岿说。

当前内容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您看过此文后的感受是:
0
0
0
0
0
0
0
0
欠扁 支持 很棒 找骂 搞笑 软文 不解 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