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州新闻 > 感人事迹 > 正文

东莞一护士在手术室喝葡萄糖当饭感动朋友圈

2016/5/23 11:02:48 来源:广州日报大洋网 编辑:龙 阅读:639次 字体:  我要投稿

东莞市人民医院手术室男护士邝致豪喝葡萄糖的场景走红朋友圈

近期,一张医生瘫坐在地上喝葡萄糖的照片引发关注。照片中的医生是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泌尿外科的陈磊,当天他们为一场器官捐献手术而忙碌着。

这种在外人看来较为鲜见的场面,在医护人员中却是家常便饭。早在一个月前的4月14日,东莞市人民医院手术室男护士邝致豪,也曾因同样的场景,在该院医护人员的微信朋友圈内走红。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19岁的护士邝致豪,他告诉记者,那天上午8时起,他就在手术室站台,站了19个小时,一直到第二天凌晨3时,实在饿得不行,才会拿起葡萄糖就喝。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汪万里


 

邝致豪在手术室站台19个小时后喝葡萄糖补充体力。

  感人:男护士累晕靠葡萄糖补充体力

4月14日,东莞市人民医院一科室负责人陈永强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张照片,照片的主人公是该院手术室的护士邝致豪。照片中,邝致豪在手术室内,衣服口罩都还没来得及换,一脸疲惫地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袋的液体在喝,袋子上隐约可见“葡萄糖注射”等字样。

在邝致豪的身后就是手术床,似乎还有医护人员在忙,陈永强在转发照片时说,“这位手术室的同事从上午8时一直站台至次日凌晨,最后累得发晕,需要喝葡萄糖来补充体力。像他这样的医务人员每天都在为拯救生命而学习和工作,甚至废寝忘食。”

就是这样一张照片,或许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不过,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泌尿外科的陈磊瘫坐在地上喝葡萄糖的照片引发关注后,这张照片被人找出来,重新赋予了意义。

  回顾:站台19小时连轴转来不及吃饭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邝致豪,他是东莞寮步人,今年19岁,去年从东莞卫校毕业后进入东莞市人民医院从事护士工作。据他回忆,4月13日8时起他就进了手术室,一直站台到次日凌晨3时,整整19个小时。“手术太多、太急,我们那些护士根本来不及吃饭。”他说。

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当时实在太饿了,做完一台手术在旁边休息的时候,医生递给我一袋葡萄糖,我接过来插根管就喝了。葡萄糖本来就是补充能量的,可以直接饮用。”而就在他喝葡萄糖的时候,同事用手机给邝致豪拍了照片,还把这个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邝致豪说,在手术室工作,医护人员长时间的做手术,这几乎是惯例了,“要是医护人员体力差、身体素质不行,别说抢救病人了,自己都坚持不下来”;但他说像那天那样一站就是19个小时的情况确实也不多见,“辛苦是辛苦,但我能承受,不怕”。

他在网上也看到了医生瘫坐在地上喝葡萄糖的照片,他说,“跟护士相比,医生更要承受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远胜于体力的消耗,我也见过好多次,我们的医生从手术台上下来,心力交瘁。”

一名曾在手术室工作的护士说:“一台手术常常几个小时,手术室的医生护士根本没时间吃饭;病人多、病情急的时候,主刀医生换了,护士还是那几个,还得继续站,确实太累了。”

东莞市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周柯介绍,该院目前总共有1819名护士,其中男护士63人,男护士多安排在急诊、手术室、ICU等劳动强度最大的科室。“护士常常是在超负荷的工作,医患和谐,需要多些相互理解。”周柯说。(广州日报)

undefined

  医生累倒喝葡萄糖 医生:最让人感动的是器官捐献者

这注定是一场令人感动的生命仪式,凡人善举也必将被人铭记。5月19日晚,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陈磊累倒在地喝葡萄糖的画面,让很多人感动。而他当天参与的手术,也一样令人感动,因为那是一场传递生命的器官捐献手术。

5月19日15时50分,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手术室内,在对捐献器官的郑以祥遗体鞠躬致敬后,医生成功实施了器官获取手术。郑以祥捐献了一个肝脏、两个肾脏,这意味着,三个生命垂危的病人有望获得重生。

  15岁少女自愿捐献父亲器官

陈磊,今年34岁,是安医二附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是一名器官捐献的协调员。

每一个捐献的器官,都可能拯救一个生命,但中国自愿捐献率很低,每年都有众多患者苦苦等待。因此,不少医院都安排医生担任器官捐献协调员,发现有合适的器官捐献者,就与病人或其直系亲属协调沟通,希望病人能捐献器官,陈磊就是其中一员。

5月17日中午,从金寨县来合肥打工的郑以祥,因自发性脑出血,出现呼吸循环衰竭,从脑外科进入安医二附院重症监护病房。经过抢救,郑以祥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瞳孔放大,多名专家诊断后认定为不可逆性脑损伤。

“病人进入脑死亡状态,心跳随时可能停止。”陈磊介绍,器官获取对时间要求很高,病人离世后要立即做手术,否则就会受到损伤无法使用,所以得知郑以祥的情况后,他立即放下科室的工作,开始跟时间赛跑。

“我们的协调成功率只有一成,10个人里面有9个不同意。”陈磊很快跟郑以祥的家人进行试探性接触,但这次的结果,让他深受感动。

郑以祥的情况比较特殊,父母都已不在,与妻子离异,直系亲属只有两个孩子,最大的是15岁女儿小郑。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小郑主动提出捐献父亲的器官。

“其实我爸还活着,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别人的家庭也很不幸,既然我们家已经很不幸了,希望可以让别人生活得更好一点,让他们可以生活美满一点。”小郑在接受采访时说。

 

陈磊今年34岁,在医院工作已经8年了。“这位病人亲属同意在脑死亡后捐献器官拯救他人,非常感人。”陈磊介绍,这位病人一直住在ICU病房,5月18日晚,其状态逐渐变差。

  器官捐献协调员与时间赛跑

小郑的话令人动容,但她毕竟只有15岁,还没有达到法律上的成人年龄,陈磊又开始跟郑以祥的其他亲属接触。

“如果有成人直系亲属,工作就方便一些,陈磊医生要沟通的人多了,花费时间和精力也就更多。”安医二附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谢栋栋,在此次器官捐献手术中,是OPO(人体器官获取)小组成员,此前也做过协调员的他,深知这个工作的复杂和困难。

谢栋栋介绍,这个过程中,协调员不但要做病人家属的思想工作,讲解相关法律法规,还要完善相关法律手续,并不断关注病人的情况。

虽然这次协调工作比较复杂,但跟郑以祥其他亲属接触后,陈磊的内心十分温暖。

“他的几个兄弟思想境界也都非常高,都表示支持孩子的想法。”初步接触很顺利,让陈磊信心倍增。此后,他加快了工作节奏。

从5月17日中午1时许到5月18日深夜,他每半个小时观察一下病人情况,同时跟病人家属、医院、红十字会沟通,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手术做准备。

5月18日23时许,连续紧张工作一天半的陈磊才离开医院。但5月19日凌晨5时许,他就接到I CU护士打来的电话。

“病人情况出现异常,我们要随时做好准备了。”陈磊说。

  “最让人感动的是器官捐献者家属”

5月19日上午8点开始,器官捐献协调工作开始进入实质性阶段。陈磊时刻观察病人情况,与病人家属做最后的沟通,准备签署器官捐献同意书,并通知医院做好手术准备。

“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到下午2点,一直在跟病人家属在做这方面的接触,忙得把吃饭给忘记了。”陈磊说。

此前的协调工作中,不少病人家属在最后关头思想起了变化,没有签署同意书。而最后关头,小郑也确实犹豫过。

“担心会被认为不孝顺,但想着父亲一个人可以挽救三个人,最后还是签了字。”小郑说。

5月19日15时50分,捐献器官的手术正式开始,在场医生一起向郑以祥遗体鞠躬致敬。此时,陈磊还在坚持,他要跟红十字会的协调员一起,监督整个手术过程。

16时40分左右,当手术快结束的时候,陈磊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有点发冷。

“我感觉不舒服,就想找地方休息休息。”手术室外,陈磊靠着墙坐了下来,看他脸色不对,手术室护士长余满荣赶紧拿来葡萄糖给他。

“这种情况经常有,所以医院特意为医护人员准备了葡萄糖。”余满荣说,手术室病人家属是进不来的,医生在里面努力和辛苦,一般人很难看到,所以陈磊医生的那张照片才会让人感到震撼。

陈磊累倒在地喝葡萄糖的画面被广泛传播,也给医护人员带来很多感动。谢栋栋在接受采访时就说,他相信医患关系会越来越好,而他也会鼓励女儿当医生。

“医生确实辛苦,但相比之下,我觉得器官捐献者家人的支持,才是真正让人感动的。”安医二附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于德新说。(人民网)

 

紧张的工作,让陈磊一整天没有来得及吃东西,5月19日下午,病人确定脑死亡,器官捐献手术顺利完成。刚走出手术室,陈磊感到头晕,便靠墙坐了下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0
0
0
0
0
0
0
欠扁 支持 很棒 找骂 搞笑 软文 不解 吃惊
已有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数据,请稍等......
我要说两句